Azâzêl

离开学只有一个多月了,复健一下,毕竟NLE总还是要考的。

而且基友推的“女作家”那款香也到了,正好写诗人们的性转。因为对卡图卢斯不算太熟,所以必须补补诗集。

然后开篇我就……贵加州大学的整个书系都是这样吗???我读书少别吓我!

越来越信前辈们的说法:“学术派别这种东西呀,其实和同好会有相通之处呢。”

反正吹我提的很多都是经济史那群人。Uchicago某位搞罗马法的聚聚吹得比较隐晦。

服气服气。


照这个逻辑,所有学福利系统的都该去写俾斯麦和贝弗里奇的拉郎(泥垢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