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想起半年前的一个梗:话说,约旦和叙利亚的王室/统治者家庭故事,特别《教父》既视感诶。



傲慢、妒忌的长兄和次男,不怀好意的叔叔,以及最后被命运莫名其妙选中的小儿子。

经典到老套的模式,但它也总是创作灵感。更有趣的是,它还隔三差五地在现实生活中上演。



新装置了砖红色的帷幔,但不怎么满意;不知道怎么回事,猩猩红的厚实布料很难寻。该死的小布尔乔亚,所以我生理性地恐惧“上山下乡”那类日子。

作为flaneuse, 我喜欢不远座位的其他“游荡儿”,喜欢周末出门的繁荣家庭。漂亮的男孩和女孩,捧着他们空空大脑,听台上长得不算太体面的米开朗基罗啦,结巴着说点什么。

这种生活和这些人,是我们需要维护的利益。我很抱歉,如今的“娜拉出走”可不是去苏区。
地窖似的温暖cafe是我的家,穿梭的人群是我家。



下一部电影开始之前,必须还是得发这首歌!Appollonia, 之前为什么我没发现,明明整张专辑伴随我的中学时光!

尽管原作者讨厌《教父》,他说:“我写了那么多严肃正剧却无人问津,倒因为一本商业作品声名大噪!”

唔,老套的商业故事,烂大牙的爱恨情仇。但它既低俗下劣,又贯穿一星点真正悲剧的意味;它既是非常浪漫主义的,又狡黠地透露真实。



如果你想知道很多八卦和故事,去找酒店门童。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的编剧和导演(一个人!)可谓深谙其道。



笔记做了十多页,但筛查出意义最大的画面,然后像串珠子、把它们连起来,实在是件麻烦事。我试着写点开心的东西,可第二遍改稿的时候,我自己会觉得缺乏意义、索然无味。

在好莱坞,一千个剧本审查下来,进入表决阶段的也就五六个。

我同样需要作出取舍,哪怕它仅仅是同人文。



总之先重新刷遍《昨日的世界》,其它留待后话?



朋友们,每天我都有很多废话。不得不说,你们要么忍受,要么离我远点。


诸神保佑你们。日安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