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牙疼到垂死病中惊坐起,猛然发现今天客房内送的巧克力有西塞罗聚聚。

 好嘛,再疼也要继续吃甜食。 


故意拍糊一张,因为最近蜜汁喜欢象征主义。买了少量街头画家的作品,以及一些喜欢名作的印刷集。 比起绘画所运用的技术,更感兴趣于其总体风格和内在符号,因为一种艺术形式会通过观众的眼睛被赋予新的价值,同时启发其它创作。

总而言之,我又有很多脑洞和故事要讲了。但是多半到秋假前都没法写完吧,或者说,能写的机会也很少。写作(更准确地,将脑洞组织起来)同样是自我娱乐的方式,如果它被抛置在壁橱,证明你真的被现实事务困住了。


Max Ernst混乱、纯粹、梦幻又悲哀的画面,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你罗的修罗场。大半年前看到他的画集惊为天人,总算进城见到真迹了,那种震撼来得更直接。上次做到这点的还是透纳爸爸。


捂着牙等明天日全食。

晚安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