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西比尔之书(上)

谁是西比尔?

她是古希腊-罗马传说中精通预言术的女祭司,她几乎等同于“预言”这个名词。根据德尔斐人的言论,她非常古老,是世界上第一个能够预言的女人。然而,这世界曾经有过多位西比尔。

在西斯廷教堂顶部的壁画中,我们发现但以理的肖像附近,描绘着两位仿佛智者的女性。她们分别是来自利比亚和波斯的西比尔。那位约尔与以西结之间的女性,则是来自艾瑞斯莱的西比尔。她正在沉静地翻阅一本厚重的古书,上面书写天启的预言。除此之外,还有库麦和德尔斐的西比尔,与基督教的圣徒天使们同列。

 

究竟有多少位西比尔?

根据马库斯·特伦提乌斯·瓦罗的记录,一共有十位西比尔。

最古老的西比尔也许是位黑人女性。她来自利比亚,号称是海神波塞冬与蛇妖拉米亚的女儿。

第二位西比尔出生在希罗菲尔,自出生就能预言。她曾在德尔斐歌唱阿波罗的赞歌,后来定居在萨摩斯岛。

第三位西比尔来自德尔斐。

第四位是意大利的西米里族人。

第五位是艾瑞斯莱的西比尔。

第六位终生居住在萨摩斯岛。

第七位西比尔来自那不勒斯北部的库麦。

第八位出现在马培苏斯,靠近西布莉女神的圣山爱达。这座山也与神王宙斯有关,因为正是在此处,自然之母西布莉将被抛弃的婴孩宙斯养大。

第九位出现在小亚细亚中部的佛里吉亚。

第十位西比尔居住在提伯河岸,被时人称为阿尔布尼亚,当地人经常将她视作女神供奉。

 

然而,因为瓦罗的原稿已经佚散,我们获得的资料来自公元四五世纪的基督徒作家,所以上述说法存疑。比方说,有的文献又称马培苏斯的西比尔与艾瑞斯莱的是同一个人。

接下来我将介绍记录最多的两位西比尔,分别来自艾瑞斯莱和库麦。

目前考古工作者发现了几处公元前修造的水井,在井口处都写有“献给艾瑞斯莱的西比尔”,或者“她活了整整三百年,曾在此处饮水恢复活力”,这一类的铭文。

井水或泉水,的确也与西比尔有强烈的联系。很多女祭司的占卜所遗迹中,往往都有喷泉或水井的痕迹。我听人讲过,道是那女祭将要吐露真言,便会从喷泉后走出来,以真容示客。

 

另外,学者们还解读了一行公元162年的铭文,雕刻在两尊雕像的基座上:

“宁芙女仙奈斯。艾瑞斯莱的西比尔,宁芙与狄奥多罗斯之女。”

还有一处公共喷泉边这么写道:

“我是阿波罗的奴仆与卜者,西比尔,

  宁芙奈斯最年长的女儿。

  我的父祖之地是艾瑞斯莱,

  狄奥多罗斯是我的父亲。

  基索达斯山是我出生的地方,在我被分娩之后,

  我就立即给予凡人以预言。

  坐在岩石之上,我为凡人歌唱,

  预言即将到来的伤痛苦楚。

  我活过三次,整整三百年,从未被玷污,永葆贞洁之身。

  我在全世界旅行,然后

  回到此处,坐在这方岩石之上,

  享用甘甜清泉。”

 

不过对于罗马人来讲,最重要的西比尔是库麦的那位。有人说,也许她就是艾瑞莱斯那位神通广大的西比尔,只不过换了形貌作为伪装。持此观点者给出的原因是:库麦曾为希腊人的据点,非但如此,其中大部分来自萨摩斯岛。众所周知,艾瑞斯莱的西比尔与萨摩斯缘分不浅。并且,库麦的西比尔之窟,其构造模式与希腊和小亚细亚的西比尔遗迹非常接近。

先逞论这种说法的真伪,首先我们要清楚“库麦的西比尔”意味着什么。

 

根据保塞尼亚斯转述库麦当地历史学家希佩罗库斯的记录,库麦的西比尔名叫德摩。库麦当地人找不出这位西比尔曾经给出的预言,但指出阿波罗祭坛旁边的石瓮,说石瓮在的位置过去有一块大石头,西比尔德摩就坐在石头上预言。

事实上这位库麦的西比尔其实留下了记录,举足轻重的记录——传说古罗马人视作国之秘宝的《西比尔之书》就是由她写就。

她总是以老妇的形象出现,长头巾之下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惊天动地的秘密。在罗马第六王苏佩文治下,她孤身来到罗马,手携九卷天书, 要求国王用巨额黄金交换它们。国王第一次拒绝时,她烧掉了其中三本,随后向他要求与之前等量的黄金。苏佩文再次拒绝了,于是她又烧掉三本,依然要求与之前等量的金子。这时国王苏佩文感到畏惧,终于用第一次要求数量的黄金,买下了仅存的三本预言书,即《西比尔之书》。

指导我的教授认为“西比尔授书”应该发生在罗马第三王赛尔维乌斯·图利乌斯执政期间。因为第一王罗利乌斯带来疆界与政体,而图利乌斯则将宗教引入罗马。该观点暂且不议,但我们清楚:即使是在第六王苏佩文被驱逐、罗马人建立共和政体之后,《西比尔之书》仍然被谨慎地保存在执政山的朱庇特神殿。

 

朱庇特,也就是罗马化的神王宙斯。通过复原共和国早期的首都罗马城市规划,我们得知朱庇特神殿是彼时最中心处最高点的建筑,与雅典的帕特农一样,象征意味不言而喻。《西比尔之书》被保存在这样一个地方的最深处,只有朱庇特神殿的大祭司才有权查阅,足以说明其至关重要的地位。并且,每到国家的危急关头,元老们就会请示大祭司,将它送至元老院供祭司团解读,以便罗马作出正确的抉择。

公元前69年,在苏拉的命令下,朱庇特神殿被改修,即“第二神殿”。不过,到亚克兴之战时,三十余年过去了,“第二神殿”的修建仍在进行中。这件事不仅让我们直观体会到战争对生产生活的破坏,同时也能意会朱庇特神殿之庞大宏美。不过,在罗马内战结束之后,《西比尔之书》并没有被重置在执政山的朱庇特神殿。

  • 第一点,      连年战乱使《西比尔之书》的不少篇章佚散。待到罗马平定,元老院即刻派人四处寻找《西比尔之书》;非但要包括原有的内容,还要找寻出传说中存留在小亚细亚等地的西比尔预言。这项工作几乎贯穿奥古斯都的统治期。
  • 第二点,      奥古斯都,也就是战胜马克·安东尼之后的屋大维,以罗马最高领袖的名义,将《西比尔之书》般至帕拉蒂尼的阿波罗神殿。这座神殿就在奥古斯都的宫宇旁边,而且依照他的心意新建。

 

屋大维自称为太阳神阿波罗在人间的代表,而他出身的朱利安王室则是爱神维纳斯的子孙。因此,崭新的阿波罗神殿的寓意格外明显。奥古斯都需要为神庙觅寻一位众望所归的主祭,于是他将目光投向马库斯·梅萨拉·考文纽斯。梅萨拉先前被元老院尊为“国家之父”,彼时又已经被任命为占兆官。在他年轻的时候,主持过好几场重要的祭祀。目前我们了解他担任过内战前农祭和春祭的主持人。所以,梅萨拉·考文纽斯成了最佳人选。从他担任阿波罗神殿的主祭那一刻开始,自从他进入守护《西比尔之书》的“十五人祭司团”,他成为极少数能接触这部预言书的人。

 

可是,恰巧也在同一时刻,命运展现它吊诡的面目。梅萨拉有个学生,名叫提比略·尼禄,他是不受时人待见的奥古斯都继子。这男孩阴郁沉闷,但对学习却有强烈的兴趣。梅萨拉对他关怀备至,使得提比略甚至在少年时代将导师视作楷模,经常模仿梅萨拉的演讲。

后来这个学生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做了皇帝,谁也没想到他才是最后的赢家。然而,提比略就任皇帝仅仅是因为他必须这样做。他的内在已经彻底被摧毁了,如今他保持着理智的疯狂。

终其一生,也许是受导师和成长环境的影响,提比略向来对神秘学说保有浓厚兴趣。他身边总围绕着占星师,小皮索受宠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其占星的能力。然而,在提比略称帝的前几日,他将一位陪伴自己二十余年之久的卜者,从高塔推了下去。雷电击中了塔尖。

高塔正是塔罗牌中的一张,它象征困境、改变和毁灭。我不会赘述塔罗牌之起源,总之,它其实很早就存在,古埃及时就初见雏形。也许这群罗马人已经知晓塔罗牌最初的模样,至少他们熟稔于星轨转动的规律。这件事的隐喻有迹可循:

那名卜者在最后叹息道——“我早知会如此,提比略,你会取掉我的命!”

然后他的灵魂就飘到地底。

 

这类记录大抵见于事件发生数十年之后的八卦闲谈,无论是哪位古罗马的历史学家,我们都时常困惑于其记载中真相与传说之间模糊的边界。然而不管怎样,围绕《西比尔之书》与朱利安皇室,的确发生了一系列奇异的巧合,它们使你感到魅惑、恐怖和悲哀,好比睹见命运三姐妹沉默着揭下她们的黑面纱。

《西比尔之书》本就与命运相关。

我将以维吉尔的《埃涅阿斯》开始接下来的描述。(采用杨周翰先生的译本,特此致敬。)

“诗神啊,请你告诉我,是什么原故,是怎样伤了天后的神灵,为什么她如此妒恨,迫使这个以虔敬闻名的人(埃涅阿斯)遭遇这么大的危难,经受这么多的考验?天神们的心居然能如此忿怒?”

 

荷马史诗告诉我们,天后赫拉格外偏爱希腊人,尤其是斯巴达和迈锡尼。她保护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,同时憎恨将金苹果递给了爱神阿芙洛狄忒的帕里斯。这份愤怒也殃及帕里斯的城邦,特洛伊。尽管毁灭特洛伊是诸神的意思,但赫拉在这个过程中出力颇多,即使会与神王宙斯产生争执也在所不惜。

罗马化的希腊神话中,赫拉即朱诺,阿芙洛狄忒即维纳斯。因为埃涅阿斯是特洛伊的王子,同时是维纳斯的儿子,所以朱诺毫不意外地厌恶他。当然,使埃涅阿斯的漂流过程中充满艰难险阻,这件事几乎所有奥林匹斯的天神都参与了,不过朱诺依然是设置障碍的主人公。按照帕特里克·琼斯顿的观点,朱诺的怒火可称是《埃涅阿斯》故事进展的推动力。

她降灾于埃涅阿斯,与此相反,赐福给虔诚信仰她的迦太基。有些学者提出,最为尊敬朱诺的萨摩斯岛,正对应被埃涅阿斯的后裔罗马人打败的迦太基。同样是在迦太基,埃涅阿斯收获了一份充满悲剧色彩的爱情,无论他接收与否。最后,为了延续故国的使命,埃涅阿斯成功离开,剩下迦太基女王狄多赴死。这件事有趣的部分不仅存在于我们已知的暗喻——阳刚的拉丁姆会战胜阴柔的迦太基(它的战斗力很强,但作为航运枢纽和商业中心,同那靠农业和扩张立国的罗马形成鲜明对比),保护埃涅阿斯的阿波罗超越了青睐迦太基的朱诺。

 

问题的关键是,假如我们抛开学术化的分析,仅仅展开遐想,是否可以这样看待:

爱神的儿子却不能长久沐浴爱河。被诅咒的爱情。

一年前我和历史系的朋友讨论,她问我:

“难道你认为爱是建立城邦时不可或缺的因素吗?不要考虑希腊人,想象罗马的思路。”

答案是肯定的“不”。

罗马第一王罗姆洛斯(他的名字即是“罗马”的男性人称写法)率领手下掠来萨宾女人,“从此罗马能被延续下去”,因为在这以前他们之中没有女人。至少按照传说,他礼貌地对待这些女性,赋予她们平等的财产权,举行婚礼,告诫罗马男人尊敬他们的妻子,这些萨宾女人。然而,需要注意,在这些文本中最常出现的短语是“制定法律”,制定有关婚姻、家庭和财产的法律。

“爱”没有被提及。

 

让我们重新回到朱诺对埃涅阿斯的恨意。《埃涅阿斯纪》中阿波罗出现的次数明显比朱诺的要多;西比尔没有出现,但另一位被阿波罗赋予预言能力的祭司出现,好几次指点埃涅阿斯。他是赫勒努斯,女祭卡珊德拉的孪生兄弟。

卡珊德拉在《伊利亚特》故事的开端就预见了帕里斯带来的灭顶之灾,同时她也像拉奥孔那样察觉到特洛伊木马中的玄机。然而她被诸神和命运禁言,不管怎样解释都无人相信。她自己迎来的命运也悲惨无比,先是被小埃阿斯拖出神庙强奸,随后作为暖床的女奴,被阿伽门农带回迈锡尼。她奉劝阿伽门农不要听信他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的甜言蜜语,但不信邪的阿伽门农最终仍被克吕泰涅斯特拉擒杀。在这时,她站在屋外,追述整整十年的战争,阿戈斯和特洛伊的儿子们如何倒在鲜血浸染的土地,女人的眼泪如何顺着囚徒的枷锁流下。在预见自身的死亡以及“必不落空的复仇”之后,她也被死亡找上。

她的孪生兄弟,赫勒努斯,预言埃涅阿斯会建立罗马。曾为希腊人所奴役的特洛伊,会反过来奴役希腊。也是他反复警告埃涅阿斯,假使埃涅阿斯想要能抵达意大利,他必须敬畏朱诺,用丰盛的供奉去讨好她。在神庙里,他告诉埃涅阿斯:

“如果赫勒努斯真能看到未来,如果他作为先知说的话果然可靠,如果阿波罗真是在他心里灌注了真理,有一件事,女神之子,有一件事比其他的事都重要,我必须事先告诉你,反复地、一再地警告你,那就是你必须首先乞求并祷告伟大的朱诺的神灵,高高兴兴地向朱诺发誓侍奉她,以哀求者的身份用礼物把这掌握大权的天后争取过来,这样你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,把西西里抛在后面,到达意大利的疆土。“

紧接着赫勒努斯就提到了西比尔:

“你到了那里之后,就到库麦城去,那儿有鬼魂游荡的湖泊,有阿维尔努斯这座窃窃私语的森林,你将看见一位疯狂的女先知,她住在一个幽深的石洞里,能预卜人的命运,并用符号和文字记在叶片上……尽管让你的伙伴们责备你,尽管航程促迫而且风势有利,也不要起航,而要去找那位女先知,祈求她把神示告诉你,她会很情愿地开口,说出神的旨意。”

 

但是,关于库麦的西比尔,有个疑点必须被指出:虽然西比尔的预言能力常常与阿波罗联系,但库麦的西比尔也许最初是赫拉/朱诺的女祭司。因为,库麦的西比尔可能和定居萨摩斯岛的西比尔为同一人,因为人们也用“希罗菲尔”称呼她。而“希罗菲尔”在古希腊语中的意思是“被赫拉喜爱的”。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考古发现,也使我们越发确信库麦西比尔与赫拉之间的联系。

维吉尔仿佛避开了这个联系,奇妙的是,按理说他应该对库麦西比尔知之甚多。他甚至亲自拜访过库麦的西比尔之窟。

因为德尔斐有鼎鼎大名的阿波罗神庙,因为德尔斐也有过西比尔,因为西比尔后来被归在阿波罗名下,所以看上去赫拉(朱诺)被遗忘了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

埃涅阿斯与朱诺结怨一事,其实也和太阳神阿波罗有关。为感激阿波罗的支持,埃涅阿斯将本来挂在阿戈斯朱诺神殿的盾牌,钉在了亚克兴的阿波罗神庙。等到埃涅阿斯终于意识到他必须取得朱诺的支持后,他用行动保证自己会像敬仰阿波罗那般信奉朱诺。

天后之所以要百般为难埃涅阿斯,不仅是因为旧恨新仇,还因为担心埃涅阿斯建立的国家会抛弃对她的信仰——她决不允许这样一个国家存在。所以,我们看见,即使阿波罗是埃涅阿斯亲近的神祗,埃涅阿斯为求平安仍旧对等地供奉朱诺。按照弗勒甘的记录(他是哈德良皇帝的被释奴),奉献给朱诺和阿波罗的祭品同等同量。

同时,鉴于《埃涅阿斯纪》时常被认为充满对共和国末期和奥古斯都时代的隐喻,我不禁想到另一件事:

腓力皮之战胜利后,除了祭拜战神马尔斯,屋大维(即奥古斯都)还专门为阿波罗新建了神庙。亚克兴海战之前,他也为阿波罗准备了丰厚的祭品。

充满神秘色彩的故事,无时不刻,同样也从这一刻开始。我提到“无时不刻”、“这一刻”,是因为接下来我会反复使用“时间”及其相关词汇,鉴于它是解读下文众事件的核心。时间是个循环概念,铭记在心,彼时的线索会在过去或未来应验,无足挂齿的某天。

 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30)

  1. 山紫水明____菠萝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菠萝Azâzêl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