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The society MUST be defended.
---Michael Foucault.

我不会再学这门课了,但是必须借用他的演讲题目。
太阳底下有什么新鲜事呢?

一个月前我跟教授和同学说:“福柯阐述了很多,但他没有示以办法。柔软的改造需要过长时间,甚至连有无结果都很缥缈。”

那就走着瞧吧。

走着瞧!
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