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Fortuna Victoris Ex Cypro

https://shimo.im/docs/I4MHFtoD69kCieJQ


走链接。干掉一瓶夏敦埃,总算勉强写完。你们可以把上周的看成首章,这周是第二部分。还有一两章挺重要的内容,肝不动了,下周继续。听到崩溃,看得泪流,所以我必须写。描绘不出我所见所闻的万分之一,付诸拙笔,权当排解。

这章主要讲述提比略及其弟德鲁苏斯,以及避不掉的屋大维和阿格里帕。看到最后,你们会发现屋提父子仿佛是个参照组。


标题字面意义,“来自塞浦路斯的胜利幸运女神“。我想了想,“胜利”还是用属格,不指代“胜利与幸运”,而是胜利者形态的运数女神。塞浦路斯其实是爱神维纳斯的诞生地,而且“胜利者”形态实则是维纳斯在罗马的一个化身。挺奇怪的不是吗?为什么这里颠倒了?运数还是爱情,或者爱情即运数?


熟悉情节的朋友可以跳到(3.),从那里开始,我会交代最近经手的一些资料。挂了这么多次,也只能讽刺地笑笑。没什么能阻止我们,我想到希腊内战中的一对情侣:

他们把彼此藏进大衣,躲过追捕。枪弹阻止不了想要爱、想要更完美的意念。

男方是我一位教授的年长朋友,不知道是否还在世。

至于那位教授,当他打电话的钱都不够了,就给远在柏林的女朋友写信。“要等一个月,但收到那刻把它捂在心口,仿佛能嗅到恋人的芬芳”,他笑着说。


如果仍然不行,找我要PDF也可以。我多半是写给自己看的,但如果有人喜欢,我也很开心。

Grazie.


评论(5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