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royal to humans and pious to gods.

我最喜欢的神团之一,Mezzanine这张每首都直接上天。

同样的鸡尾酒,每天见到同样的人,同样无聊透顶的聊天。以前看到这句话,印象深刻,所以度假下意识地避开海岛或度假村。
同样的木长椅,同样的糟糕圣油气味,同样昏暗的教堂等待被点亮。我喜欢独自坐一会儿,团契的人要进来了,就赶紧离开。也许每次我指望的,不过是光顺着屋顶投下,然后在这一切陈旧霉味霉味与死寂中,看见他凭空出现。

我想他是苏拉。
穿着猩红的皮衣,或者黑色的。他的手被皮套保护很好,或者什么也没有,或者银圈戒。

兑蜂蜜的牛奶,是给小孩喝的。但是,上周我看到他们罗马人如何供奉神明,尤其是那位藏于山洞的“秘密”母亲。牛奶,蜂蜜,兑蜂蜜的牛奶。

那些因通奸而被活埋的维斯塔贞女,在被土淹没之前,也会获得一杯加蜂蜜的牛奶。
“回到最初!回到孩提,回到创世之前!”
然后她们的活死人之墓,变成罗马城墙的地基。

象征智慧的索菲亚,与世界同时生长的索菲亚,你投入水中,然后浮现出我们的生命之源。而创世神,他投入乳海,噢伊达波斯。
乳海,难道不是银河(milkway)?或者反过来,通过翻滚的乳海,我们抵达开始前的尽头。

这些故事令我着迷,我一遍遍想到卢基乌斯·苏拉,想他那些征伐中从未醒来的梦。

这些血是牛奶,这些肉依然是肉。

然后我在清晨6:30醒来,满脸困倦,heading towards a fucked up Monday。很庆幸还要写营养学的作业,现实的工作,多少驱逐部分迷幻感。
整整三个小时,我搂着仿真白兔子,摸自己的锁骨。长期节食有好处,你几乎能想像它戴珍珠项链的样子。嶙峋感,好像那条幽蓝的项链,轻轻一扯线,珠子就散落一地。

让我这种生活颓丧的人去应付积极的agenda,实在太tm心累了。但看到玻璃花瓶里蓝紫到透光的燕尾草,又觉得还是该赶紧出门;吃个早午餐,避免自己被形而上害死。

我仍然在想,抱着老马略的头颅,苏拉会说什么。
会不会是:
“基于上帝的名义,基于母亲,我爱你。”

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上帝,我也不信上帝。

Angels of Rome. 



四根床柱对应四位圣徒,但有终将到来的一日,已经到来并永不终止的一日,天使们也投入战斗。没有任何圣水能将你拯救。


即使是天界,你还记得我们曾目睹的所有corpus吗?即使是天界,第一天界,也是盗贼纵火犯横行的地方,只不过天使的帐篷驻在这里。深夜大雾中,他们提起马灯。第二重天则游走着那些已堕落的天使,他们授人以武器与咒语,迷恋上人类的爱情,于是彻底站到神的对立面。


在血海尸山边,苏拉知道他终将攻入罗马。它已经近了,那天已经近了。正如马略在数十日之前被死神带走,苏拉也准备好面见自己的造物主。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