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royal to humans and pious to gods.

【负能量预警】

我觉得有必要讲点什么,逻辑乱请别介意。

最近睡眠时间很分散,晚上休息四个小时左右,差不多七点起来上课。完事后,中午再找点时间,回房间打个盹儿。这种过分私人化的事情,本不应该在这里说的,但下午一口气睡了三个小时,神清气爽跑去上课,结果......太抑郁了,以至于不得不一吐为快。


我们付出很多努力,从小到大,不算最艰难,却也足够辛苦的过程。然而我们认为它值得,并且越来越能够忍受,因为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”。

一名家境特别优渥的女性朋友,不仅要上课,而且兼了三份工,“磨炼自己的意志”。我最近几乎是个肥宅了,可看到这些姑娘们,将体重都看成“失败”之一.....不管怎样,你开始重新频繁地健身,想着瘦回0码。


问题在于我们有任何收获吗?

这个统计表格上,如大家所见,北欧国家众议院/下议会的女性代表名额,能够达到30~40。应该是绿党之内的?它们有准则,必须在提名时至少配多少票给女性代表。这不是逆向歧视,只是一半的人类需要保护者。一般情况下,根据数据我们得出结论,不管在哪个国家,关于女性权益的提案,大多数还是由女性代表首先发起的。

16年英国地区选举时,女性代表的比率约在28%上下,希望我没记错。

我没找企业中女性任职情况的数据,不过企业大多时候比政府松动。你能轻易指望一位女性高管,可女党鞭很难出现。


然后你们清楚的...天朝的情况是怎样。妇女干部数量的下滑令人格外灰心,企业中差不多也是如此。哪怕那个女人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获得提拔,闲言碎语将使她不堪其扰。你是真靠睡上去的呢?还是但凡你有一丁点成就,他们都认定你是睡上去的?


中上层女性不会在出生时就被溺死,她们受过良好教育,并且拥有一定财富,她们被保护在“男女平等”的假象中。直到有一天她们会发现,上升渠道被堵死了;这不是她们的错,最大的错是生为女人。

没有谁能幸免。然而,“因为左翼分化...优势全部集中在了极右”,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女权运动。


我不关注这个的,更不是political girl。只是想想就觉得日狗。


有些新闻,现在我会在“鸵鸟心态”的作用下,不去看它。看了一整天心情糟糕。不少妹子的父母,会替她处理好一些事情,以免婚后财产被男方侵吞。对这种忧虑我深感不幸,目前的婚姻法实在是...一言难尽。


曾经在平权方面走到世界前列的国家,怎么越来越明目张胆地提倡性别歧视?

与“三从四德”并列的,无非是“忠君爱国”。

我不想猜,也不敢猜。

写完了真他妈,跟吃了三缸潲水一样的,恶心。

恶心极了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