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BGM:Egnyito


《麦克白》(1971)罗曼·波兰斯基       图片侵删。

15年法鲨版的麦克白其实还不错,但我最喜欢的女巫场景是71年版的。非常安静,只有乌鸦呱呱叫的声音,只有女巫碎口的声音。

不知道怎么回事,莎翁所有戏剧里,我最常读也最钟爱的仍旧是《麦克白》。上学期写的戏剧论文,三分之二都和《麦克白》相关,最后演的也是麦克白夫人。

一个人在顶楼熬夜很无聊、很寂寞,你必须把全部注意力投入到你手头的事。然而你们看我照样神经病发作爬上来......我突然想起三个月前顶着寒风去看《麦克白》,耳朵都要冻肿了。可你的五感已经麻木,迎着漫天大雪,唯独感到一种近乎疯癫的狂喜。


“...not everything noble is lawful; not everything noble and lawful is feasible; and not everything noble, lawful, and feasible is wise. ”

“不是每件高贵的事都合法,不是每件高贵合法的事都切实可行;不是每件高贵、合法、切实可行的事,都是明智的。”


噢但我们不存在这个问题......我们只需要用最野蛮的面目狗苟营蝇就可以了。

刚才陪姐们去楼梯口抽烟,她聊到最近某政策,然后这句话顺口而出。

M. Reisman这句话真他妈太熟了。

不过事实并非仅仅如此。

“It's neither noble nor wise. (Pause) But it will be legal and feasible as soon as it can.”

我还能回答其它什么呢?


希望他们不要得逞,否则班柯的子孙总要做王,那只手会被砍下来。

狠狠啐上一口,接着掩埋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