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我找不到那首女人唱给过世丈夫的挽歌了,所以只有翻出Η ζωή εν τάφω。

接下来可能要刷屏了,请见谅。取关随意。当然,容忍我半夜发神经病的小天使,你们拥有我的爱心。

然而听到中途实在太他妈抑郁了,于是抽到梶浦大婶的“花守之丘”。唔,稍微好些了,但你感到怜悯。文学不能给予力量,但能使你变成心地柔软的人。

我也不确定我是否会刷屏,至少目前希望能在后天搬家时,把Volume Ⅱ发上来。这样,本周结束Lament之前,我能摆脱三部曲。

尽管你尝试说服自己,写同人是梳理思绪的方式,它能为后续工作提供灵感(的确也是如此);但是,归根结底,不过是因为你憋得太难受,想要倾诉。你不管有几个人站在那儿听你说话,毕竟只要讲出来,就好了。

现在我爬上来,也是因为刚才又看了几首挽歌,实在堵得慌。有一首哀歌不知是何人创作,但语气很像出自奥古斯都本人。

偏偏你还不能用抑郁的情绪,去给别人添麻烦。很明显他们已经够抑郁了——上周唱完挽歌,老爷子直接冲出了教室;我几次跑办公室找他,他的眼圈都通红。

所有人一致认为,我们不能继续下去了,这周必须结束。

不管怎样,社会伤害了我,我也要伤害社会。(等等)

有些东西,从年前我就开始写,本打算在最后一场雪之前完成,却到现在还未成篇章。马上就是春光刺眼的时节了。

趁着阳光还没过分灿烂,趁着怜悯还没消失,我想告诉你们发生了多么可悲的事。


评论(7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