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具体过程回来再写,只是我现在不得不说:
今天我整个人都是死的,给大家表演当场昏厥。
上面这些图片都拍摄于奥古斯都在帕拉丁山旧行宫的废墟。

这是怎样一个人啊!与正午日光一样明亮的金色,爱琴海蓝,如孔雀石如翡翠如青铜的半透明绿色,大理石白,还有无处不在的血宝石红……所有这些华贵张扬至极的颜色奔流,要把人吸进去的天上世界——那座宫殿里的景象确实不属于人间,各种俊美神衹的黄铜镀金塑像,墙壁天花顶都铺展开的久远传说;无数仙灵、怪物,无数诸神还未远渡之时,可爱纯粹的人类。

而这些,仅仅是失落过去的吉光片羽。诗人们形容它壮美如朱庇特的天宫,奥古斯都则回答说:这里正是朱庇特的居所。

那么多奢华的宫殿,都不似这一小处遗迹,好像房子本身有了魂,直把你吸进去。面对它我好似要着魔,但一伸手,甬道尽头五光十色的影子就散去,长久的我失落了。

亚克兴海战前,屋大维亚努斯·凯撒就在此地购置了前执政官的房产。等他终于大权在握,又立即买下大半座帕拉丁山,把豪宅扩大成宫邸。事实上,意语和英语中“宫殿”,都是由如今帕拉丁山这些断壁残垣来的。
他坐拥连绵宫寝,自己却只住在会客长廊后边。原来的宅邸已有两个宽敞的图书室,但在新宫他又另要求建造了三个大图书馆。

阿格里帕照着屋大维的要求施工——不,现在他也就私底下叫几声“屋大维乌斯”,因为后者的官方名姓已经变成“凯撒·奥古斯都”。这个称呼后来被用作所有罗马皇帝的头衔,比如奥勒留·凯撒·奥古斯都。
瞧瞧,他活成了一个符号!可是,至少帕拉丁宫刚落成那会儿,他可不这么想。

年轻的英白拉多精力无限:早上他还在会见帝国四境前来的客人,还在处理数不清的棘手要务。等到下午,他要么溜去埃斯奎林的梅塞纳斯那儿混吃混喝,要么就在这一片灿烂欢快的金红之中,命令整个宫廷陪他玩牌赌博。有时他将大把金币洒到地上,任由仕女宠臣们争抢,有时他却开玩笑似地用海绵打赏……面对皇帝的胡闹,宫中诸人都只能无可奈何地付之一笑。

如果梅塞纳斯和阿格里帕同时来了,也许他会收敛一些;毕竟他老是向随从抱怨,梅塞纳斯如何大嘴巴,阿格里帕的脾气如何恐怖:盖乌斯·梅塞纳斯保准把“第一公民”的新笑话传得举世皆知,而阿格里帕可能会直接骂他。
偶尔他应该会很感激阿格里帕经常要出征这个事实,否则抬头不见低头见,照他乱来的频率,那得每天都被地图糊一脸。
但这明明是他自找的——是他主动邀请阿格里帕与他同居的,不是吗?一住就近二十年。

扩建帕拉丁宫时,或许马库斯·阿格里帕有种预感——很快他也会住进来,长长久久;所以,你能感受到他是用全部热情和满腔的爱,在打造这座“朱庇特的天宫”。每一堵墙都那么结实稳固,每一根立柱都那么挺拔完美,每一处布局都那么利落干净。即使两千年过去了,与其它发掘出的住所不同,奥古斯都的这座宫殿依然好似簇新、稍一修葺就能入住。
尘封在地底上千年后,当你走进去,仍能闻到清新气息,因为良好的通风使它洋溢着这座山被祝福的味道。与迈锡尼阿伽门农之墓的腐臭感不同,在这里我一点也不觉得恶心害怕;哪怕世纪轰塌、砖瓦衰朽,两千年后的今天,它依然在第一眼就让你意识到这是活人的居所。好像房子的主人马上就要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,享受傍晚的紫霞和轻风。

他走出来,到了另一个房间,那是二楼角落处的密室。直到今天亲眼目睹,我才深深意识到《奥古斯都》那部电影轻描淡写了。电影中,听闻阿格里帕的死讯后,皇帝把自己关在密室,反复哀叹踱步。然而,这间密室甚至不及电影中的那个房间一半大!它小得离奇,顶多能容纳一张桌子、一具躺椅。

的确,历史上,阿格里帕的骨灰被奉入奥古斯都陵之后,皇帝把自己锁死在密室里边,整整四十天不出门,也不见任何人。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拒绝门外的大千世界,将自己隔绝在这个小得难以转身的空房间。
帝国好生生地在他手中,偌大宫禁的每一扇门,都为他战战兢兢地敞开——为什么这个男人却好像一无所有,只能徘徊在巴掌大的地方,面对猩红四墙,悲惨如地牢中的囚犯?

他连走到阳光下、走到窗户右下方水泉的力气都没有,熠熠生辉、似晶体碎落的水流啊,提醒他为何罗马的七条水渠始于这里,为何以帕拉丁、马尔斯庙和万神殿为中心辐射。那个居然已经不在了的人,首先想到保障屋大维乌斯的需求。


今天我就要动身离开罗马,举灯打量起居室的油画,上边描绘中世纪打扮的女人,抱着陶罐独自去提伯河边汲水。

郁孤台下清江水,中间多少行人泪。

清波卷起白浪,一去不返地向着奥斯提亚的入海口逝去。成群鸥鹭轻点水面,紧接着又振翅飞向天边。凭借这些飞鸟,祭司确定新庙宇的位置,乃至人间王权的归属。它们是否也曾经无数次掠过帕拉丁山的上空,衔起亡灵的叹息?
奥古斯都住所附近的大石头上,黄昏栖息一只鸽子不愿离去;它颈背的毛羽是莹莹发亮的孔雀石绿。

在今日的太阳即将落山之际,罗马又会迎来雷雨。闪电击到帕拉丁山的空地,奥古斯都说是上天的意思,要在他的卧室对面修建阿波罗的庙宇。
那一天,今天,暴雨洗刷掉全罗马城的土腥;那一天把它的影子投到“今天”这个日期。
论坛广场之上高墙千仞,不变重云。

评论(6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