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royal to humans and pious to gods.

找对朋(lao)友(gong)是最快的发家致富道路

新论题要求计算地方财政,找到了点好玩的东西,帮助磕CP.

(磕CP,就知道磕CP!)


2013年美国人均年收入是51,939$,罗马帝国初期的人均年收入约为380HS。实际上可以用最近半年的平均银价算HS,但直接用21世纪的人均收入对应罗马的人均收入,似乎更能直观地表现社会收入结构。所以,下面的数据直接使用13年美国的人均年收入进行计算(其实是在偷懒OTL)


1、 共和国末期,进入元老阶层的最低财产要求是400,000HS。

假设380HS=51,939$,那么400,000HS=54,670,991$。

也就是说,要满足进元老院的最低财产要求,你至少得拥有约5467.1万美元。

奥古斯都掌权后,提高了财产要求:

400,000HS变成了进入骑士阶层的最低门槛,元老阶层的财产基准线则被提高到1,000,000HS,约等于1.37亿美元。

除开元老和骑士,罗马还将公民群体按照财产多寡,划分为五个阶级。

第一和第二阶级被允许在军队中使用马匹,其财产要求分别是:

第一阶级,100,000AS,等同40,000HS,相当于547万美元。

第二阶级,75,000AS,等同30,000HS,相当于410万美元。

然而,鉴于中古前的社会,粮食市场比今天的要孤立地多,所以我们可以大胆得不考虑汇率问题。况且,在中国买矿泉水是2.5¥,在美国买矿泉水也是2.5美元,还是得按照当地消费水平进行比较。如果按照这个思路,那么:

  • (1)     你至少需要1.37亿元,才有权进入元老阶层;

  • (2)     你至少需要5467.1万元,才有权进入骑士阶层;

  • (3)     你至少需要547万元,才有权进入第一阶级,在公民大会上享有完整权利。

你们懂的,没钱就别碰政治。罗马政客经常举债竞选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尤利乌斯·凯撒。要不是克拉苏帮他担保,放贷者早就把他撕成碎片了。征服高卢之后,凯撒一夜暴富,不仅还清欠债,还能狂砸金元收买人心。

论罗马人为何喜欢对外扩张——谁让发战争财最“一本万利”呢?

 

2、 在同人脑的指挥下,我还想算算阿格里帕在西西里的收入。击败赛克斯图斯·庞培后,屋大维将西西里大半土地送给他。让我们比较保守地估计,屋大维大概持有西西里1/3的进账,1/3划归阿格里帕,剩下1/3交由地方长官作为公共支出。

关于西西里地区在帝国早期的谷物每年出口量,我在几个版本里找了个中间值,即6,850,000modii

1 modii=1 peck=2 gallons

此时罗马1 modii 小麦的市价在5~5.5HS。看上去很不科学,然鹅古代社会的恩格尔系数远比现代高,差不多能达到50%。

扯回来,如果阿格里帕当真享有西西里1/3的土地收入,那么仅就粮食一项而言,他将享有:6,850,000 modii ×1/3= 2,283,333.33 modii = 11,416,666.7HS

 相当于1,560,455,320$,约合15.6亿美元或人民币,而且这还是不算过去千年间通胀的结果。作为与埃及并列的最重要粮食供应方,根据西西里谷物的市场占有额,可能这个数据会比我们算出来的高很多。

 

然而阿格里帕几乎把他的全部收入都投进军队和城市建设,以至于要竞选元老时就没钱了。于是屋大维马上把他扯去战神广场公证,从自己的财产里转移了一部分给阿格里帕。

啊讲道理……有谁肯送我一个多亿,我会很开心哒。


而且黑屋给的多半不只这个数,上次听聚聚们说,屋大维应该是从当时私人财产里面抽了1/10给阿格里帕。私人财产的话,就该排除掉用于军队和竞选的支出,主要计算农庄和不动产的收入(因为黑屋的习惯是把战利品用于壮大军队)。不过,鉴于凯撒庞大的财产全留给了屋大维,1/10私人财产,估计也还是蛮多的。就不动产致富这方面,拿威斯敏斯特公爵举例,2016年他保有130亿美元。假设屋大维也只有130亿美元,那么阿格里帕能拿到13亿美元。

噢,真棒……而且是上午决定好转移财产,下午就去公证。我觉得这份糖我能吃很久。

 


屋帕这对在23BC之前,虽然刀刀糖糖轮流来,但总的来说,撒糖撒起来还是挺过分的。庞培死后,凯撒将庞培的房产大半给了马克·安东尼。亚克兴海战后,帕拉蒂尼山上,一栋先是属于庞培,接着被安东尼占有的壮丽大宅,被屋大维送给考文纽斯和阿格里帕共同使用。可这只是事情的一部分,其实屋大维将罗马北面所有庞培的房产,全部送给了马库斯·阿格里帕。我们猜测,部分原因可能是——六七年前,阿格里帕自掏腰包在战神广场买了套房子,他在罗马城的第一套房。不过,屋大维嫌弃那栋房子,觉得它实在太寒碜了。

所以,黑屋的心态大概是这样咯?直接给你上百套漂亮宅邸,以后你就不愁没地方住啦。

问题是和考文纽斯共用的那栋别墅失火后,屋大维就让阿格里帕搬去与他同住。结果变成:阿格里帕获赠的若干地产,都不是他住的地方。最后,没办法,阿格里帕只有将它们大多改装成公共建筑。

哪怕到23BC,也还是又甜又闪。递戒指的梗说过很多次了,但最近看更早一个印本的李维《罗马史》,发现了有♂趣的细节:

“奥古斯都对继承问题闭口不提,他只是简单谈论了一下公共事务。接着他将政府文件交接给执政官,接着拉住阿格里帕,把权戒套在他手指上。”

但是,此时距离屋大维再度陷入昏迷,还有一段时间。所以很有可能,黑屋急急忙忙地、不耐烦地把事情处理完了,就将其他人赶出去,剩竹马陪他说悄悄话。毕竟几乎全部文献都显示,整个罗马,以及屋大维本人,都认为这时他必死无疑了。

可惜23BC之后,简直……

 


课程一进入帝国部分,全班都进入莫名的躁动和兴奋。每隔十分钟,就有人站起来,不怀好意地提问。譬如:

  • 1、 Q:“茱莉亚这么能搞,为啥她爹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?”

A: “没错,Julia was screwingeveryman in Rome, 但我也几十年来没想通,奥古斯都为什么没儿子。我有子女,所以我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必须用原文,我从来没想过德高望重白发苍苍老教授,一本正经地说“screwing everybody”是什么样子。下面要笑疯了,然而他毫无反应,要么是多年下来定力绝佳,要么是被问过太多类似问题了——我相当怀疑,他看到我们那天的脸蛋儿,就知道这群熊孩子吃了春药。

  • 2、 Q:“奥古斯都为什么格外讨厌玻斯图姆斯?他只剩这么个孙子了好吗?”

A: “尽管塔西佗声称,奥古斯都厌恶玻斯图姆斯,是因为他是个性格糟糕透顶的麻烦制造者;但是,你知道的,关于朝代史,我们都不太信偏见严重的塔西佗。可能奥古斯都起初就不喜欢小孙子,认为他的出生是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请你们自行感受,天呐他在课上一直尽量避免聊“right-hand man”,多次用“collaborator”这种更能彰显学术性和专业性的词汇代替。他也没怎么讲阿格里帕,因为我们绝对会搞事儿。然而事实是大家都对八卦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最戏剧的是有三位兄弟,当时很高兴地一边出门一边说:“我们仨的关系就像屋帕梅一样好!”……相信大家的眼神,会让他们很长时间内难以忘怀。

 

 

扯回粮食市场。提比略没走传统的“荣誉之路”,他的第一份公职,是罗马城内的财政官。经济学脑子伴随到老提当政,他在执政初期就下令进一步规范货币。并且,他把之前在5HS/modii上下浮动的粮价,控制到2HS/modii,甚至低于原产地市场价格。然鹅人们还是讨厌他,心疼我提。


评论(20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