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âzêl

royal to humans and pious to gods.

你罗套路(3)

1、

论跨学科吃粮。

 一口突如其来的糖:

“特定职位能最大化影响力的发挥,比如海军元帅。”

第一时间想到你帕。“人们通过技巧和战斗获取这些位置,抑或争取扩大自身影响。”那么,你屋相当于拍胸脯信心满满地说,这个位置我就给他!我和他不需要用技巧博弈,也不需要彼此争斗。他影响我,我影响他。



2、

其实相比凯撒和庞培,克拉苏和庞培的无差也hin好吃呀!两人年少时就相识,共处于苏拉军中。尽管苏拉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他很不喜欢大发战争财的克拉苏,反倒十分中意庞培。在他狠狠打压其他将领时,唯独慷慨允许资历尚浅的庞培庆祝凯旋式。有任何重要活动或战事,苏拉也乐于将庞培带在身边,或者把显眼的职务交给他。


而彼时克拉苏的名声实则与庞培不相伯仲,两人其实打一开始就存在最激烈的竞争关系,是宿命的对手顽敌。克拉苏总是想讨苏拉欢心,但苏拉压根不鸟他。庞培见势,于是愈加猖狂地在克拉苏面前炫耀自己的功绩,两人的矛盾自然变得更深。多年下来,无论是庞培还是克拉苏,基本都形成了这样的思维惯性——“坑我的人一定是克拉苏/庞培!!!”


即便是基于共同利益,三巨头结盟之后,这两人照旧相当不对付。他俩共同执政的第二个任期,都不说干任何实事了,别在会议上打起来就算好。庞培与克拉苏的关系,恶劣到反三巨头的共和党人和贵族们,都纷纷站出来,苦口婆心地劝两人好好相处,以免影响国家正常运转。考虑到强敌环伺的情况下,三巨头内部的分裂将导致危机,在议政广场的论坛上,克拉苏主动拉起庞培的手,声称他和庞培已经和解——然鹅庞培并没太鸟他,双方党羽依然斗得昏天黑地。要不是凯撒数十年如一日地在两名同僚中间拉架,在共和党人发难之前,庞培克拉苏早就斗得鱼死网破,让渔翁得利了。


干爹表示自己相当于照顾俩大龄智障儿童,好心累哦。


以这个角度看,我其实站前三巨头无差别3P(喂!)。论干爹如何对庞培比钻石还真,这个之前讲过,后面也会细说。至于克拉苏和凯撒,这两位据说几十年来基本就没对彼此红过脸。因为同样擅长发战争财和不要脸,所以两人意外地臭味相投。尽管凯撒好几次表达过“信克拉苏的话,母鸡都会上树”etc.这类主题思想,但在他负债累累差点被放贷人撕了的时候,是克拉苏站出来用自己的信誉担保,说凯秃绝对会还钱。


谁都知道克拉苏是全罗马最最最有钱的人啊!


因此放贷人统统心满意足地走了,还不忘帮凯秃理好衣服。然后彼时还没秃顶的凯秃就愉快地上路了!只是呢,他越赶路越伤心,终于走不动了,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开始嘤嘤哭泣。感叹的大致内容无非是:

“嘤嘤嘤嘤嘤嘤嘤亚历山大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有超——级——庞大的帝国啦!然而我还一事无成嘤嘤嘤嘤——”


哎,蛮想劝干爹想开点的,大不了进债务监狱或者去当奴隶嘛。像你这般貌女王的男人,搞不好还能再来一段。毕竟雷必达他孙砸,不也是通过把对方买作奴隶的方式,和屋大维手下某位副将建立了深♂厚♂友♂谊。



3、

扯回来,庞培和克拉苏这对冤家,也真是没谁了。普遍看法是,克拉苏之死开启了三巨头的毁灭之门。克拉苏一朝身死,长期维系的薄弱平衡就被打破,凯撒与庞培都不得不被推到正面相接的位置,剩下的两人中只有一个能活下来。

几年后,庞培殒命海上;庞培死后仅仅四年,凯撒也遇刺归西。

唉这个等边大三角简直是……



4、

话说后来黑屋出于对传统友谊的尊重,虽然他打压了一干军阀的后代,但始终没对克拉苏的后代下手,小克拉苏及其子孙大多出任过执政官等要职。而庞培那边,就不太幸运了:先是庞培的大儿子和二儿子被干爹杀掉,接着小儿子赛克斯图斯又被黑屋打败。 



5、

其实我挺同情老克拉苏。他与西塞罗有根本的利益冲突,因此三番五次打算做掉西塞罗,乃至干脆暗杀这名强敌。然而,偏偏他最宠爱的大儿子,对父亲赚黑钱搞政斗的营生毫无兴趣。这孩子虽然很有军事天分,但居然对打仗之类的没太大兴趣,倒是格外喜欢文学、修辞学和演讲一类。毫不意外地,小克拉苏对西塞罗崇拜得五体投地,而且迷弟到“聚聚说的啥都对/聚聚是电是光是我世界的一切” ,甚至好几次有心或无意地帮着他聚聚坑自己亲爹。每当克拉苏准备对西塞罗动手的时候,大儿砸就开始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,撒娇耍泼无所不用至极,原话差不多是“您要为难我家聚聚,那先把我杀掉好了!”

 

于是,克拉苏非但没能达成目的,反倒还得隔三差五给西塞罗送钱送人。我猜克拉苏肯定气得心肝疼。



6、

三巨头克拉苏长子,普布利乌斯·克拉苏死后,庞培拒绝了续娶朱利家女孩的提议,而是迎娶普布利乌斯的遗孀,康勒利亚。他和老克拉苏斗了一辈子,但在这位死对头及其长子去世后,选择照顾“被留下来的不幸女人”。也许这是出于政治需要,毕竟康勒利亚是梅特鲁斯·西庇阿的女儿,但西庇阿家族已经渐渐式微了。克拉苏的家庭就剩下这位寡妇,以及老克拉苏的幼子马库斯。仅存的“克拉苏”被送到尤利乌斯·凯撒那儿,由凯撒照料;普布利乌斯的妻子也有了稳妥的新归宿,作为庞培的主妇。

 

命运和人的际遇实在是有趣的玩意,无论看多少个类似的故事我都不会厌倦。公元前55年,普布利乌斯、他的兄弟马库斯,还有德基姆斯·布鲁图,作为同营的战友待在凯撒军中。然而,仅仅两年后,最为光芒四射的普布利乌斯倒在波斯战场。年轻的血肉用于滋润异国的土地,秋高气爽的时日凋零罗马的花儿。近十年后,年轻的德基姆斯渐渐变成一名老练的政客,但军中带来的脾气依然伴随他——豢养角斗士是德基姆斯最大的乐趣,因此共和国党人决定拉上他对付凯撒,鉴于角斗士能在政变后提供安全保障。

偏偏德基姆斯可能是凯撒的私生子。按照年龄推算,德基姆斯更有可能是凯撒的儿子。而且,热衷于训练角斗士的这个癖好,也多半遗传自生父——凯撒是出了名地喜欢组建角斗士队伍,即便元老院三番五次地就此攻击他,凯撒也不愿放弃这个习惯。但也正是他,德基姆斯,率先将刀子捅进尤利乌斯·凯撒的躯体。假如他与凯撒的血缘关系属实,我想,凯秃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一定感到分外悲哀与绝望。

 

马库斯·克拉苏和小西塞罗最终在数场大战中存活下来,一直活到奥古斯都当政时期。



7、

 之所以共和国末期的人际关系很有趣,是因为随便拉条线都能组CP,并且剪不断理还乱,爱恨情仇俱付振臂一呼战场相见。比如西塞罗聚聚吧,论他theone庞培的程度,可以出本书。学术解释是,西塞罗从青年时代起,就一直在寻找那位能作为他梦想的载体,帮助他实现政治理想的将军。他想做那人的导师,与他一文一武,共同带来共和国的新生。最后,尽管庞培身上也有许多他看不惯的地方,但相较之下,庞培成为了西塞罗最好的选择。而终其一生,西塞罗也未变更过这个选择。


执政官任内,他赋予庞培的“战时海域管辖权”,实际上等同于将整个意大利本土划归在庞培名下,所以在当时引起极大争议。因为按照该权限,意大利海岸线五十公里内的城市、村庄和海域,在五年期的对海盗战争结束之前,都受庞培全权管辖。问题是,那时意大利的绝大多数主要城市,都在该范围之内。所以,一手把持中心城市的统治权,一手监管意大利的粮食供应线,庞培基本等同于拥有罗马了。


许多人对此提出质疑,而西塞罗的银舌头,在这时派上大用场。他极有耐心地试图说服每个人,讲道理,西塞罗关于此事发表的演讲,连同他其它狠吹庞培的文章和演讲,简直让人没眼看。这不叫flatteries,这压根是变着花样宣传庞培“天上难寻,地上独有” 。他还做了不少违心的辩护,都是为庞培的利益。

可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,当克罗狄乌斯得势一事,令庞培也觉得有利可图之时,庞培果断选择放弃西塞罗。由是,西塞罗只能选择接受被流放的安排。后来庞培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纵容一头狼崽子了,他又想借助西塞罗来对付克罗狄乌斯,并安抚不满至极的元老院。


那大概是西塞罗鲜少对庞培流露抱怨的时候,他声称自己在流放地待得挺好。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他恨不得第二天就出现在罗马,但他始终嘴硬地拒绝庞培假惺惺的邀约。可这件事最迷的地方在于,几乎所有西塞罗的朋友,都反复劝说他与庞培重修旧好。这些人中甚至包括:在西塞罗重归罗马一事上出力最多的米罗,以及西塞罗的挚友阿提库斯。


而庞培对西塞罗的态度……唉,我觉得这对之所以好吃,是因为叠加的不幸远大于双倍不幸:庞培的失败可以构成非常经典的悲剧模式,那是由个人性格和乖蹇时运导致的悲剧。他的死亡又使西塞罗的努力付诸东流,西塞罗的悲剧也因此无可避免。偏偏,在冰冷肌肤下尚有温血流动。我始终感觉庞培对西塞罗不存在多大真心,但在忘记全部必考的东西线布局后,我还记得:

内战爆发后,元老院的绝大多数成员,都跟随西塞罗离开罗马,加入庞培的队伍。有人戏称,庞培完全能在海外成立一个元老院了。然而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凯撒直到战争中期都很不得民心——在普通罗马人心中,凯撒是开启内战的公敌,是他逼迫元老院不得不流亡。并且,哪怕在流亡期间,西塞罗和他的朋友们,依然在全力保障罗马的粮食供应,显然庞培也在尽他所能支持这一行动。所以,在意大利本土,有不少村落自愿联合,组成新军团来支持庞培和元老院。当新城市被凯撒占领,尽管当地居民很少明着反抗凯撒,但他们也拒绝合作。可不管尤利乌斯·凯撒有多恼怒,他都必须强忍住屠城的欲望,因为那会使情况变更糟。


我们看到许多关于“民众”的记录,可其中很多其实是关于罗马城中的平民帮派;同时,绝大多数时候,民众仿佛被作为预设的大背景出现,但他们作为个体的“人”却在时间中沉默。这便是为什么我会牢牢记住这件事,正如为什么我总能记得,直到罗马帝国初期,意大利山区的农民依然会在自家田地周围摆放小石头,用这类标识来纪念格拉古兄弟。这些无名无姓的卑贱之人,并没有什么高贵的祖先做守护神,于是他们将格拉古兄弟奉为家神,作为他们的“拉”。


政治局势朝更夕改,人心却是把亘古的尺子,自有向背。庞培军绝非“仁义之师”,但人们支持它,因为它象征稳定的国家和负责任的政权。这也是为何短短十余年后,罗马又会转过来支持屋大维乌斯·凯撒的军队。

让我们回到庞培身上。遗憾的是,庞培好像总晚了那么一步。内战时期,好像过去所有超凡脱俗的战略眼光都离他而去,他自己也意识到这点,于是越发消沉。为此,他和元老们产生不少冲突,同时还消极应战。

此时,他已经极少给出斩钉截铁的命令了,其中一次是在布防安排上。他命令西塞罗去那不勒斯防守,某些观察者认为这是出于对西塞罗的轻视,但于我却仿佛是捅了无数把刀。


那不勒斯是个非常非常安全的地方,众多富人聚集在那儿,或者至少在该地购置有产业。有资料称,庞培考虑西塞罗不擅长军事,因此将他排除出了重要战区。对于这个人,庞培既报以轻浮的态度,又不打算令他真死了。后来庞培军溃散,庞培独自领一小支军队撤离,几近崩溃的西塞罗拒绝接过军队指挥权。庞培之子格奈乌斯大怒,欲拔刀斩杀西塞罗,为小加图所止。

他费尽心血所建造的一切,都不过是海市蜃楼,如今泡沫被戳破了。独生女图莉亚之死,又进一步加深了这份幻灭与绝望。弟弟昆图斯离他而去,这不止是四面楚歌的境地,能够形容的。



8、

最后他总算下定决心,接受凯撒的宽饶,与新独裁者合作。事实上,他和凯撒认识的时间,比与其他人都早。凯撒年少时前往东边时,差点成为西塞罗的同门师弟,学习辩论和演讲。在日后凯撒与西塞罗的通信里,凯撒也曾请西塞罗原谅他行文中的粗率之处,鉴于凯撒“缺乏时间来完成优雅修辞所必须的教育”。

不过,似乎西塞罗很欣赏凯撒简明扼要的写作方式?至少表面上,这两人经常互相吹捧彼此的笔头功夫。

凯撒一直想争取到西塞罗,就像他想拉拢小加图一样。他总是格外积极地借钱给西塞罗,很少有人见过此等情况:借钱的人比要钱的人还主动。当西塞罗想让自己弟弟,没错,就是写选举教程的那位,进入军队赚功名的时候,凯撒挺乐意地接纳了他。凯秃表示自己一向是个好人呢,只要美人们肯从,别说三亲六眷蹭军功,让他卖别墅都行。

在凯撒的高卢部队蹭军功的政坛二代,可不是一般的多。既有他盟友家的小孩,也有政敌的子弟。想要总攻天下,必须有这份兼容并包的气度,以及“我为人人”的情怀(泥垢

 


9、

然鹅这依然改变不了西塞罗聚聚“将心向庞培”的意志,只有在凯撒死后,他才感受到干爹的爱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安东尼与屋大维的对决中,他选择支持屋大维。尽管他也讨厌屋大维这个黄毛竖子,但他更讨厌安东尼,因为屋大维至少像凯撒那样,懂得略加掩饰野心。至于安东尼,在西塞罗眼里完全是个粗人。危机时刻,屋大维曾带着阿格里帕,以及一小队亲随,秘密前往坎帕尼亚的西塞罗庄园,请求援助。

屋大维负责老西塞罗,而老西塞罗则安排他儿子接待阿格里帕。说不准小西塞罗和阿格里帕交情还不错,否则很难讲清楚为何在屋大维称制后,小西塞罗作为敏感人物还几次犯冲,居然都因为阿格里帕的缘故,未被追究。

总之,那次造访的结果令屋大维满意。西塞罗非但立即借给他兵团,还赞助了他一大笔钱。



10、

哦又想起件事——

舞技超群克拉苏!舞技超群克拉苏!舞技超群克拉苏!

狄奥扒老克拉苏的舞蹈造诣是大师赛冠军级别的。所以他肯定很郁闷,自己为啥不受苏拉待见,反倒是庞培那个粗人更受宠。

要知道苏拉也从幼年开始就沉迷戏剧和舞蹈,即便在掌权后仍喜好与俳优艺伎结交。人们总能在受过教育的高级妓女那儿找到他,并且苏拉大多数时候也偏爱那些歌喉漂亮或者擅长舞蹈的人。但到了克拉苏这里,事情有了例外。苏拉干过不少坏事,可他总觉得克拉苏是个比他更没有良知更糟糕的人。特别是在苏拉改组元老院之后,也许他认为他已经渐渐不是过去恶贯满盈的那个自己了,他在重整罗马。于是,他更加不待见克拉苏。这点尤其体现在他诟病克拉苏在罗马大火后趁乱收购地产一事上。



11、

不过最得苏拉“蜜汁好感”的是小加图。这两人算是有亲戚关系,苏拉的女儿嫁给了小加图的叔叔。维基上面写苏拉喜欢和小加图聊天,估计类似普通老汉老大爷逗小孩那种。但事情不只维基上写的那样,准确地讲,苏拉还喜欢把小加图抱在腿上,和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按照苏拉的尿性,我怀疑他是否还会捏孩子脸之类的。他不会我也会——小加图小小一只辣么可爱!


然鹅小加图并不买他的账,从小就发誓背着炸药包与僭主共灭亡。当老师告诉他苏拉无异于独裁者的事实后,他直接说:“拿我剑来!”

 






 



评论(26)

热度(25)